人物资料
首页
>五老风采>人物资料
民族恨、血泪仇——忆农历九月十八新市大屠杀
发布日期:2017-03-20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  今年是“七七芦沟桥事变”八十周年。回忆往事,记忆犹新。

  那年我15岁,因战事爆生,我离开了杭州市中,停学返家。此时新市已逃来了很多人,大都是杭州、上海或沪杭铁路沿各码头上的人,因此新市市面相当热闹,但大家日夜都人心惶惶。常有人传说日本鬼子要来新市了。

  193811月9(农历九月十八)下午,在西栅传来枪声,说是日本鬼子从发祥桥那边冲进来了。老百姓们有的赶紧回家躲起来,有的带着一家老小逃到乡下亲戚家去避难。街上的许多商店也来不及关门。

  傍晚时分,有人到我家(南汇街26号)来敲门,说我姑妈的公公(直街张永森南货店老东家张竹汀)被鬼子杀死了,他儿子(我姑夫)还在杭州之江大学教书。所以我父亲出去打听了一下,回来告诉家黑,说是老东家那天在羊行街商会里值班时,被鬼子用刺刀刺死的。

  这一天,新市的如意街、西大街、东大街、羊行街几条主要街道的商店里被杀死的就有120多人(伤者无数),他们都被刺死在柜台后面。在以后的几天里,新市连棺材都买不到,只得派人到邻近的地方去买来棺材入殓的。

  听说当天鬼子冲到商会后仍要继续杀人。商会里有人从的文件夹里找出了一封信,是一个日本商人叫鸟海清助(原系日本海军退役军人,后转为经商)写给新市商会的一封感谢信。因在“七七芦沟桥”事变后,中日贸易还没有停止,上海还有许多日本洋行收购物资。这个日本人到新市催收货物时,被镇附近抗日游击队抓获,结果新市镇上出钱,由商会出面保了出来。后来鸟海清助回到上海后,给商会写了一封感谢信。商会还请来了硖石来新市逃难的日本留学生孙文滨和日军交流沟通,总算暂时结束了大屠杀。(在商会和日军交涉时等情况,是孙文滨的女儿孙畹珠告诉我的。她先后是我在杭州市中、上海松江高中读书的同学。后逃难来新市时,又是我家的邻居)

  为了这事,我对战争很害怕,也恨透了日本侵略军。解放前,我晚上从来不敢一个人走日本鬼子屠杀新市无故百姓的地方,如东大街、羊行街等地。走在这几条街上,就会想起当时店里面惨不忍睹的血淋淋场景。那时南京是国民政府的所在地,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时杀戮了30多万同胞,消息一传出震惊了国内外,而鬼子兵在我的家乡——新市犯下的滔天罪行,现在很少有人知道。为此笔录点滴,作个念想——牢记历史、不忘国难。

作者:新市镇中心小学退休教师   沈炎文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 
主办:德清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
建议使用IE6.0以上版本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