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资料
首页
>五老风采>人物资料
儿时“缫丝”的趣事——沈华生
发布日期:2017-03-13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 

  每当蚕忙季节来临之际,总会勾起我对许多关于蚕事的回忆,似乎历历在目,是那样的清晰、温馨而又回味无穷,说实在的即使有时长期工作在外地,家乡那种源远流长的民俗蚕文化,特别是蚕花庙会精彩纷呈的场面,总是魂牵梦萦般地在脑海中游离不去。

 

 

我对家乡蚕事的亲密接触,还是在读小学时候开始的。幼年令人向往的趣事,莫过于跟父亲到渚香楼茶馆去“喝茶”。父亲和近郊三里湾的农民交往甚密,每当春茧出售后,大家的钱袋也鼓起来了,趁着早稻还没有插秧,在这空闲的几天时间里,相互约伴去喝上一碗茶,顺便聊聊蚕花的收成、种田的打算。

如果碰巧是星期天,我也跟着去了。其实我不喜欢茶馆店的地方,这里人多,声音嘈杂,又是香烟气味刺鼻;我也不喜欢喝茶,大人们喝的是红茶,浓浓的、苦苦的,喝在嘴里像是在服中药似的。我跟着去是另有所图:那里不仅有得吃肉馅茶糕、芝麻猪油烧饼等小吃,而且还有一件好玩的事在等着自己呢!

父亲的朋友们来时总会带上一、二颗白花花的茧子送给我,好让我在茶碗里制作“土缫丝”。大人们喝着茶,一边聊天,一边嗑着葵花籽或吃着椒盐花生。我独自伏在茶桌上闷声不响、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:先剥去茧子外层的絮衣,农民们叫剥茧衣,把剥去茧衣的光茧浸泡在盛着滚烫开水的茶碗里,用随身带去的铅笔不停地翻动碗里的茧子,等茧子泡胀后,把它捞出,细心地在茧子上寻找丝头,要反复好几次才能找出真正的丝头。然后把丝头绕到搁在茶碗碗沿的铅笔上,用双手不停地滚动铅笔,茧子随着蚕丝的抽扯,在水面上轻盈地跳动,于是细细的、银白色的蚕丝便在铅笔上一圈一圈地绕上去,侧耳听听,不住地从碗里传出吱吱抽丝的声音,那尖细、清脆的声音,真是悦耳动听,美妙极了。滚到最后,透过薄薄的茧层,还可以看见里面的蚕蛹。这时铅笔上已经裹上了一层又光洁又闪亮的银色外套。如果要彩色,只要在碗里挤上一些水彩颜料,这时绕上去的蚕丝也就变成五颜六色了。(这种“缫丝”的趣事,当时的小孩子大多数都尝试过,和现在的小朋友在电脑上玩游戏一样普遍。)第二天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拿到学校里去,同学之间还要比一比,看谁“缫”得均匀平整,看谁染得色彩鲜艳。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 
主办:德清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
建议使用IE6.0以上版本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